360彩票
用户登陆:  密码:   快速注册  
分站:          |  | 校友录 | 回音壁
 首  页  煤炭新闻  政策法规  新闻写作  技术论文  项目合作  文秘天地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价行情  煤炭供求  物资调剂  矿山机电    

白雪蓉:栓狼叔

中国煤炭新闻网 2019/6/25 22:00:39    散文荟萃
  
    母亲常说:“屁大点孩子能记得个甚了”
    却不知:孩提时的记忆才最惊人,如我这般,只把五岁的点滴记了个透顶。
    犹记,那个寒未尽消、冬意犹存的春日。那棵老枣树下,忙活了母亲整个冬天的冰醋疙瘩,有如一个称职的沙漏,滴答、滴答,就把我整个童年消去。
    一群不谙世事、天真活泼的孩子无比兴奋地追着且喊打着一只体态臃肿的大老鼠进了院子。本拿着哥哥修的木剑和自家母鸡比划的我,立即掉头加入到“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队伍里。
    一系列的围追堵截,这只可怜的老鼠无路可逃下急得跳墙,一不小心跳进了母亲的醋缸,扑腾了两下后便没了动静。
    俗说“一只老鼠害一锅汤”。可怜这只坏老鼠祸害了我妈一缸醋,气的我妈差点跳起来,要知道我妈酿的那个苹果醋可以说是“点点酸”,幸亏她没去卖,否则山西老陈都要靠边站。
    就在母亲心疼地倒掉整缸醋,站在路口惋惜时,我正蹲在她身后为那只老鼠默哀。
    忽然一个陌生模糊的身影出现在我家的山坡上。起先,看他柱着一根棍,绑着一包东西以为是沿户乞讨的乞丐。
    走近后,把他从上到下认真打量了个遍,五岁的孩子总是对什么都好奇。
    他头戴着一个旧的不能再旧的破帽子,穿着臃肿老旧、黑的发亮的破棉袄棉裤,柱着棍的手又黑又脏,长长的指甲里嵌满污垢,被冻得铁青的脸上胡茬乱糟糟的,有点憨气,在我确定他就是乞丐时。
    他确开口问:这是××家吗?竟是我妈的小名。我妈赶紧说是,仔细一看后问:
    “栓狼叔?”
    “嗯”他像个孩子般笑了,吸了下鼻涕。
    我愣愣的蹲在那里,看着我妈热情满满的把她“栓狼叔”扶回了我家,坐在我家沙发上,孩子的我赶忙屁颠屁颠的跟了回去,听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对着话。然后我妈烧热水做饭,先给他洗了把脸,最让我记忆尤新的是他的饭量惊人。
    虽然五岁,他们具体说了什么都忘了,却也记个大概。
    那时小小的我心里就记得他是个城里人,有个哥哥照顾他,有点憨,是我妈的远亲。他是先走到我舅家住了一夜,拿的那包东西是我妗子给他我舅的旧衣服,第二天早上吃了饭沿着公路照着给他说的地址,边走边问才到我家。
    到我家时大概就是中午两三点左右,那时农村还比较落后,买肉不方便,什么龙须挂面也算个好的。我记得我妈煮了一包挂面,打了好几个自家土鸡蛋放了点菜,调了一盆料汤,再把挂面全捞进去。
    让我惊讶的是他竟把一整盆连面带汤吃的一滴不剩,这是我有生之年唯一一次亲眼所见有人能把一整包煮挂面一顿吃完,而且后来听我妗子说那早上他吃了好几个馒头和一大碗猪肉炒菜。
    所以最让我印象深得就是他把一包煮挂面吃完了,后来经常和朋友们闲聊说起,还有好多人不相信。
    往后对他具体是谁谁,名字等都不甚清楚,因为除了这一次我再也没有见过他,后来只是寥寥可数的听过几次而已。
    听母亲说,他不是生来就傻,这得要从1947年胡宗南进攻陕北,飞机轰炸绥德时说起。
    那年他才三岁,抗日战争结束后,蒋介石不顾人民意愿再一次发动内战,47年3月勒令西安的胡宗南进攻陕北革命根据地,剿除共产党人,同做为革命根据地的绥德亦未能幸免。
    就是那一场战争,剥夺了他作为一个正常人的权利。听说他家住在东门滩最高处,她和母亲正好待在家里,三岁的他坐在土炕上玩,忽然轰炸机来了,那时的战斗机性能普通,飞的低声音却很高。不知是炮弹声还是飞机声,他母亲曾告诉我母亲说当时他就被震的不醒人事了,过了几天反应过来后人就痴傻了。
    好多人都说他傻了,但母亲说,其实他的心里特别明白,知亲疏,懂进退,淳朴善良,永远如孩子般。
    他的一辈子是苦的,但也不乏幸福。
    在前半生有一个为他撑起了一片蓝天供他喜怒哀乐的母亲。晚年,本以为注定是凄凉孤苦,却又得了一个孝顺的侄媳妇伺候他终老,免他苦难,免他流离。
    这里我得提提他的母亲,那是一个精明能干的白头老太太,一生也算传奇。她曾在旧时代做过大家庭里的妾,后来嫁入卢家做了莫愁。
    这个老太太生性正直端庄,做事光明磊落,看不得人后嚼舌头,听说有一次亲家母人前胡说,被这位80几的老太太举着拐棍追着跑上跑下,从此再也不敢长舌。老太太一生磊落,临终前独对这个照顾孝顺她的小儿子放心不下。
    他的晚年生活偶尔听人提过几次,总之是不错的。具体如何也是很多年后的今天,在看到上了央视的全国最小志愿的小学作文,母亲说那里面穿着中山装,柱着文明棍的“憨二爷”和“憨栓狼”就是我记忆里的那个乞丐。这样的他若真有一日狭路相逢,也未必能识得他来。
    我遇见他的那年大概恰好就是他这一生最艰苦的岁月期。在失去母亲的庇佑后,哥哥虽是亲哥哥,嫂子却隔了一层亲,那艰难岁月里徒留他一人孤苦。
    每日里扛着我见他时的那根讨吃棍四处讨吃红白酒宴,又或是给别人家挑粪干活。直到哥哥去世,嫂子离家,才和侄子侄媳一起生活,他头顶的那片蓝天才又明亮。
    在他侄媳的照顾下,褪掉了脏兮兮的衣服,换上干净整洁的中山装;扔掉抗在肩头的讨吃棍,柱上秀气小巧的文明棍;脱掉粘着泥泞有前跟没后跟的破布鞋,套上擦的锃亮的黑皮鞋;一盆清水洗尽坎坷路,不再孤苦挨饿,不再漂泊受欺。
    这世上最难能可贵的无疑一个“贤”字。家有贤妻,如有一宝。所幸遇到了“她”这样一位贤侄媳,否则孤苦何时终。


作者:神木富油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白雪蓉      编 辑:一鸣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中国煤炭新闻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daoqian123.com)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实名:中国煤炭新闻网 中国煤炭资讯网
地址:重庆高新区陈家坪一城新界A栋3-3 邮编:400039
Email:gasover@263.net
编辑部电话:(023)68178115、61560944
广告部电话:(023)68178780、13996236963、13883284332
编辑部:
业务合作:   QQ群:73436514
Loading...